衡水舞蹈社团

浙江京剧团两部“悲情京剧”大理献演,怎一个荡气回肠了得!

大理州养老信息服务中心2020-07-20 16:15:18

4月2日、3日晚,“浙江京剧·云南白剧”手挽手“文化走亲”公益演出晚会在大理举行。由著名导演翁国生导演并领衔主演的“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”之《大面》(兰陵王)、《飞虎将军》两部大型京剧在大理献演,为大理观众带来了杭州西子湖畔“江南浙派京剧”的灵动演绎和悲情抒怀,观者如醉如痴,怎一个荡气回肠了得!

浙江京剧团成立于1969年,是国家文化部首批“国家级省属重点京剧院团”,荣获原国家文化部、人力资源部、社会保障部授予的全国文化系统“先进集体”奖牌。多年来,浙江京剧团在继承原有剧目的基础上,新创作、排演了许多较有影响力的大型剧目和传统经典折子戏。

4月2日至3日在大理献演的《大面》和《飞虎将军》,是浙江京剧团新近创演的“悲情京剧三部曲”最重要的两部作品,是该团在全国富有影响的“拳头产品”。《大面》根据北齐名将“兰陵王”事迹改编而成,《飞虎将军》取材于历史悲剧人物“十三太保”李存孝的传奇经历。两部作品个性色彩强烈、艺术风格鲜明,血脉与根基立足于“南派京剧武戏”艺术,又继承了南派(海派)和学院派(上戏)的开放性和科学性,是两部富有“交融优势”并积淀着传统基因和底蕴的当代崭新的舞台作品,给大理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“震撼”与“思考”。

4月2日晚献演的京剧《大面》,主要讲述历史上北齐名将兰陵王(高长恭)在生父被杀、生母被夺的环境下忍辱负重、浴火重生的传奇故事。新齐主残暴荒淫,将自幼习武的兰陵王驯化成柔弱胆小的美优伶。兰陵王的母亲齐后为了唤醒兰陵王的男儿血性,引导他戴上先王大面。头戴大面的兰陵王勇武无匹,率兵抵御北周敌军,以少胜多、大胜还朝,并处置了残暴的齐主。然而,戴上“大面”的兰陵王渐渐变得独断暴虐成为孤家寡人。最终,母亲齐后毅然血溅大面,用自己的鲜血融化了戴在兰陵王头上狰狞冰冷的“大面”,帮兰陵王找回了人间的真情真爱。

京剧《大面》由中国剧协副主席、著名剧作家罗怀臻担任编剧,中国戏剧“文华导演奖”、“梅花奖”、“文华表演奖”得主、著名京昆名家翁国生担纲导演并领衔主演。毛懋、毛毅、王文俊等浙京优秀中青年演员联合主演。传统戏曲最喜欢的是大团圆结局,但导演翁国生却对“悲剧”那种将人心撕裂给人看的独特戏剧张力甚是偏爱,这次演出的《大面》和《飞虎将军》都是大悲剧。

翁国生直言,“导演创作过程非常艰难”。《大面》这部“悲情京剧”,“唱做念舞”非常繁重特。别是“兰陵王”这一角色,表现在这一人物身上的诸多心理和形态的反差变化,都源于那张神奇的“大面”。这张神奇“大面”的戴上和脱落,铸就了“兰陵王”极具悲剧色彩的传奇人生,从而演绎了跌宕起伏的一幕幕人生悲情大戏。

戏中的“兰陵王”亦文亦武,易男易女,戏中几大段发自“兰陵王”内心的人物心理独白,激情的京剧“反二黄”、“西皮导板”等板腔体演唱和载歌载舞、边打边唱的昆腔曲牌演唱,都是这部新创京剧和“兰陵王”这个人物与以往浙京其他“悲情京剧”有所不同的独特展现。翁国生坦言,这是他近年来最难导和最难演的一部戏。创作过程充满了痛苦,也充满了全新的挑战。

在《大面》一剧中,翁国生扮演的“兰陵王”,融京剧的花旦、文生、武生、花脸四个行当的表演手法于一身,集繁重的戏曲“唱做念打翻”程式经典于一体,文武俱重、唱做齐全,他的跨行当串演是此部悲情京剧探索创新的新展现,给现场观众留下了非常鲜明的舜台印象。

浙江京剧团以南派武戏见长,在翁国生的亲自率领下演员们的四功五法功力整体水平都比较整齐。“戴面出征”是这部京剧的重场武戏。这个戏段描述了兰陵王戴上先王大面,率领北齐八百将士迎战数十万的北周军队。他运用月夜智取和巧袭,几个回合勇战下来,完胜大捷。在这段京剧武戏演绎中,翁国生载歌载舞、边唱边打,充分运用了兰陵王手中的长枪、马鞭、翎子等道具,配合繁琐的甩马鞭翻身急速转墩,灵巧的掏翎子、压翎子、耍翎子身段造型和高难度的抛枪、耍枪、转枪、背枪、绕枪的出手技巧,唱念并舞的表现出“兰陵王”面临强敌时的焦急心情和必胜信念。

而“出征大战”的大开打,则是展现“兰陵王”和北周兵将殊死搏斗的场景。快捷迅猛的京剧“把子功”、腾翻惊险的京剧“毯子功”、“跟斗功”,三险四砸的京剧“挡子功”,金锤抛接、银枪飞舞的京剧“出手功”,在这一段落中干净利落精彩纷呈的一一展现,这也是浙京武戏的强项。通过这场开打武戏的精心设计,翁国生将“兰陵王”这一人物的文武双全、英气勃发之英武形象展现的非常淋漓尽致。翁国生的武戏文唱,唱出了兰陵王复杂、丰富的内心世界,以精湛的武生表演技巧,打出了一代王者的英勇气概与风范,给观众种独特的审美愉悦。

4月3日晚上献演的大型京剧《飞虎将军》,则取材于观众耳熟能详的历史悲剧人物“十三太保”李存孝的传奇经历。牧羊娃李存孝打虎救主,被晋王李克用收为义子,封为“十三太保”。从军后,他攻城拔寨,屡立战功,又被封为“飞虎大将军”。封赏后的李存孝日渐骄纵狂妄、孤傲自大,他目空一切,藐视众人,甚至冲撞父王,最后落得个“五马分尸、身首异处”的悲戚下场。

从《飞虎将军》的主创、主演阵容来看,可谓是强强联合。编剧是获得“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”的福建籍著名剧作家周长赋,导演和领衔主演依然是淅京团长、京昆名家翁国生,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是中央戏剧学院教授边文彤和胡耀辉教授。浙京老生赵东海扮演晋王李克用、花旦黄金扮演李存孝妻子瑞云、青衣毛懋扮演刘妃,花脸毛毅、丑角陈瑞云扮演康君立、李存信。

翁国生在创作这出剧目的时候,没有接纳将结局处理成祥和的大团圆的建议。翁国生说,因为他希望通过“飞虎将军”的人生悲剧,来折射现代人生活中也可能遇到的精神困境。翁国生介绍说:“《飞虎将军》是一部京剧南派武戏,但也是一部写男人复杂内心冲撞的心理戏。我能预见,很多人看了戏后会从李存孝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出众的武戏一直是浙京高票房的保证,在《飞虎将军》身上也是亦然。这部戏在京剧悲剧的创新开拓上迈出了扎实的一步,并开掘出浙京新创大戏的演出新市场,不仅入选参演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、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、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展演和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目评演,获得了中国艺术节“文华新剧目奖”、“文华表演大奖”、“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年度资助项目奖”、全国戏剧文化奖“原创剧目大奖”等诸多国家级艺术奖项,而且在全国各地连演了203场,赢得了很可观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收益。

“《飞虎将军》这部2个小时二十多分钟的戏,每次演完以后我都累的动不了。”翁国生说,“飞虎将军”李存孝是他融注大半辈子艺术心血所创造的形象,也是南派京剧武戏中最具特色的大武生形象。这个角色蘊聚了南派武生诸多独特的表演技艺,比如“飞虎将军”最后被车裂行刑割断四肢经脉时,为了表现李存孝承受剧痛的人物状态,运用了“盘腿屁股飞坐”、“连蹦子滚翻飞跪”、“飞速跪转连续甩发”、“高抛直体后空翻过人”、“前空翻变硬僵尸”等高难度的京剧表演技巧,观者无不荡气回肠,悲不自抑!

向来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中创新的翁国生,这次在《飞虎将军》中开创了京剧大武戏的新格局。《飞虎将军》除了一贯吸引人的武戏,还加入了诸多的心理文戏,注重人物的复杂内心刻画。“以往我演的角色都是正义的化身,人物性格比较单纯,而这出戏的人物性格很复杂,内心戏比重很大。演这出剧很累,因为前半场玩体力,高难度的出手、跌翻,一刻不停地要打25分钟。后半场武戏文唱,一方面要用大量的武打技巧来展现剧情和环境,另一方面还要细腻的表现出李存孝这个人物整个心理状态的扭曲、变形、撕裂、溃败。”所以,每次演《飞虎将军》时,翁国生都要喝上几瓶红牛补补力,演完后还要在后台独自静心10分钟,慢慢把自己从李存孝这个极端悲剧的人物中抽离出来。

有专家评论说,“浙京的悲情京剧三部曲是在努力走一个螺旋形上升的艺术攀登之路,《王者俄狄》、《飞虎将军》和《大面》(兰陵王)的创演,是努力把东西方文化的交融,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,“非遗文化”的活态保存,以及中国戏曲(京剧武戏)与世界接轨,走向国际戏剧大舞台的目标看做己任,立为浙江京剧长期奋斗的方向。”

浙京京剧《大面》和《飞虎将军》的创演,是一种个性色彩强烈、艺术风格鲜明,京剧程式化、写意化浓郁又和现代审美高度融合的新实践和新探索,它的血脉与根基仍然立足于本真的“南派京剧武戏”艺术,它的探索细胞又承继了南派(海派)和学院派(上戏)的开放性和科学性,所以是成功的“艺术嫁接”,是两部富有“交融优势”并积淀着传统基因和底蕴的当代崭新的舞台作品。

2018年3四年前,这两部戏的领衔主演——浙江京剧团团长、著名导演翁国生先生曾与大理州白剧团成功合作,导演了大型白剧《榆城圣母》。该剧在2016年参加云南省第十三届新剧目展演中,囊括了此届展演戏剧类所设奖项的最高奖,并荣获了第八届“云南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作品奖”,把大理白剧艺术推向了个新的历史高度和新的发展起点。

3月31日,浙江京剧团与大理州白剧团举行了“浙江京剧·云南白剧”手挽手“文化走亲”媒体见面及艺术鉴赏会。会上浙江京剧团与大理州白剧团举行了手挽手“文化走亲”和“党建结对”仪式,拉开了两团共建互助的序幕。两地观众将有幸看到更多的精彩剧目。

春城晚报记者  秦蒙琳  摄影报道
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!

Copyright © 衡水舞蹈社团@2017